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楼 > 踏天争仙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未知恐惧

踏天争仙 | 作者:三生万物 | 更新时间:2019-02-12 00:45: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我的微信连三界武逆武逆焚天乡村有个妖孽小仙农众神降临封少的掌上娇妻九天帝主驭鬼邪后万古神帝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这声音犹如梦魇般一直追逐着一路狂奔四散逃走的丹士们,在这声音笼罩下,一众丹士心中沉重无比,似乎自己也受到了诅咒一般。

  尤其是丢下王一字逃走的天子门郑跃,更是神情恍惚。

  众人重新汇聚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这一群人不可谓不狼狈,其实说到底,那些植根在公良蓝丹上的瘤子究竟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威力,能造成什么样的破坏,他们是根本不清楚的,看到那瘤子绽放如花,花蕊中一蓬飞虫飞起,他们就被吓得屁滚尿流,连同伴的死活都顾不上了,传出去必定被人笑掉大牙,所以一众丹士对于之前的事情都不想提起,最好将之前的那些全部遗忘在这片乱石之中。

  不过,倒是一丹宫的贾元君还有解大两个皮笑肉不笑,一脸的揶揄神情。

  之前郑跃和王一字嘲讽他们一丹宫遇到困难就变成缩头乌龟,现在如何?他们天子门的弟子遇到危险,连自己的师兄弟都不管了,现在天子门的郑跃还有脸再提他们之前两派之间的龌龊?

  郑跃心神变得有些恍惚,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偶尔眼神晃动,似乎是想要朝着当初他们逃走的方向望去,那里应该留下下了一个叫做王一字的同门,但他终究是心中有愧,眼神无论如何都没能转过去看上一眼。

  众人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一声声我要杀了你的嘶吼,那吼声不是为了杀了别人,而是为了杀了自己,正是因为如此,这声音才犹如梦魇般可怕。

  其中也有人看向方荡,他们或许也在疑惑,为何方荡这个垃圾活下来了,而王一字却死了,虽然王一字在他们之中除了方荡外实力最弱,但王一字终究要比方荡强上太多了,要死也应该是方荡先死,同时他们也好奇,王一字为何没有在关键时刻对方荡下手。方荡的存在就是为了当肉盾,这在他们这些丹士们的心中早就已经成了共识。宝象当初叫方荡入伙可就是有着这层面的意思的。

  不过奇怪归奇怪,这种事情终究没有必要怀疑太多,一个人运气不好,就算是修为通天的赤丹丹士一样也得死,他们将王一字的死,归咎在运气上,事实上此时这些人都应该感谢王一字,因为正是王一字的死,给他们争取到了逃命的时间,不然说不定还有谁会被留在那里。

  当然,虽然他们都知道或许王一字现在还没有死,但在他们心中高呼着我要杀死你的王一字已经死了。

  身躯强悍有顽铜之称的公良都死了,王一字凭什么不死?

  一众丹士此时开始重新规划前行的道路。

  回头路他们是不打算再走了,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的最严峻的问题是他们迷路了。

  事实上在这一片蒙蒙的灰烬之中,想要辨识方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议论一番,几个丹士拿出自己的指点南北的宝物辨识一遍之后,众人终于不得不接受了他们现在已经处于不分东西,不知南北的境地中。

  随后云渺一飞而起,就见她的背后裂生双翅,这双翅洁白如雪,散发出阵阵清香,轻轻一扇就风气涌动,吹散四周的灰烬尘埃。

  在这灰尘弥塞的世界中云渺的双翅犹如世间最纯净的水晶,叫人感到赏心悦目的同时,似乎也在绝望中看到了一线希望,这个脏得叫人不忍卒睹的世界终究还是有这么美好的东西存在的。

  云渺双翅一振,直上九霄,可惜众人无法在浓厚无比的灰烬中追踪云渺,看到云渺在空中飞翔的姿态。

  但云渺升空并不久,便急速的退了下来,落在地上后,云渺收了翅膀,摇了摇头,随后还抬头看了眼头顶,似乎有些畏惧,不知道在天空之上遇到了什么东西,总之,天空这条路显然是走不通了。

  一众丹士心中越发沉重,不过他们本就是在无数压力下慢慢成长起来的,这些困难倒也难不倒他们,不至于真的叫他们消沉下去。

  一众丹士随后用最简单的办法来决定自己的方向,这个方法简单有效的同时,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对于方向的争执,那就是丢石头!

  选一块有棱角的石头,选一个棱角做了记号,然后由云渺丢出,石头落地后,那棱角指向哪里,他们就走向哪里。

  看起来近乎儿戏的选择方式,却能使得所有人的行动方向统一。

  总之他们朝着一个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方向的位置前行。

  从进入睚眦八荒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个时辰。

  一行人在这灰烬之中行走,天地猛的一亮,一切都变得白刷刷的,那悬浮在空中的灰烬小的直接被吞噬在白光之中,而大的灰烬则变成一块浓重的黑斑,遍布这一行人周围。

  随后天空中陡然有一声惊雷传来,整个地面都在跟着雷声晃动。

  众人齐齐抬头看去,竟然真的是打雷了!

  方荡微微皱眉,当初他在高高的巨石上观瞧曾见到这一片灰烬之海中有一道亮光闪烁,亮光一闪即逝,方荡来不及捉摸,后来他们选择了前行的道路,而那道路和亮光的位置偏差不小,所以方荡随后就没有将精力继续放在亮光上,但现在这一道雷霆使得方荡一下想起了那道亮光。

  雷霆过后,那些被白光吞噬掉的细小灰烬们被重新吐了出来,四周的一切越发变得黑暗起来,空气中漂浮的灰烬似乎都膨胀了,将他们生生吞噬下去。

  现在所有的丹士都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来,他们似乎被什么东西吞入肚子里面去了,此时正在那家伙的大嘴之中摸索行走。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众人都沉默不语,警惕的继续前行。

  轰!

  又是一道将整个世界刷白的雷霆在头顶上炸裂。

  有了刚才的经验后,众人抬头看看天,脚步没停,继续前行。

  但随即,情况不对了,下雨了!

  对,就是下雨了!

  在一片灰烬遍布弥塞天地的地方下雨了。

  这场雨刚下来的时候,众人实在是太开心了,对于迷路在这一片灰烬中的他们而言,这场雨能够将灰烬洗刷干净,能够叫他们重新找到方向,这是他们现在遇到的最重要的难题。

  然而不久之后,一众丹士们就不对这场雨抱有任何希望,甚至这些丹士开始纷纷诅咒这场大雨。

  这热大雨不但冲不开天空中累积下来的灰烬,反倒使得目力变得更差,接下来地面开始变得越来越泥泞起来,行走在上面每一步都变成了艰难的跋涉,好在一众丹士可以不用双脚着地行走。

  方荡的瞳孔微微颤动,进入那种激进状态之中,方荡自从在凡间修为进入铸骨后,就再也没有用得上激进状态,因为肉身还有眼睛的速度已经和激进状态相差无几了,甚至现在方荡的眼睛观察力已经超越了激进状态,方荡此时之所以重新动用激进状态,为的就是将观瞧的时间拉长。

  也只有在这种一切都变得犹如慢动作的情况下,仔细观瞧后,才能辨识出那豪雨和天空中的灰烬彼此之间好似处于两个世界,正常情况下,雨水和灰烬碰撞在一起的时候,雨水会将灰烬砸在地上,但在这里雨水和灰烬撞在一起,雨水如同触碰到了油一样,从边上滑落,就算有少许的灰烬被砸落在地,也影响好不了大局。

  这是一种怪异无比的现象,不过这里是八荒,出现任何怪异都是正常的。

  大雨越来越大,方荡等人身上的护身光罩越来越明亮,他们悬在空中,犹如一个个光球在一片漆黑之中漂浮前进,这绝对不是一个赏心悦目的场面。

  一行人在雨中前行,本来他们就相当压抑,一直沉默,此时就更没有人开口了,虽然他们可以彼此传音,外面的声音影响不到他们的通话。

  好在大雨来得快,去得也不算太慢,大雨持续了两刻钟左右,然后就停了。

  大雨之后空气多少都清新了一些,这使得一众丹士们心情稍稍放松了一点。

  “咦?贾元君呢?”队伍中忽然传来解大惊诧的声音。

  众人闻言一愣,齐齐扭头朝着贾元君所在的位置望去。

  他们一行宝象开头,潜心堡的云水和潘志排在第二第三位,遁天宫的道侣李云暖和叶客心排在第四第五位,然后是天子门的郑跃排在第六位,为了将一丹宫和天子门分开,云渺位于此处,排在第七位,紧接着就是一丹宫的解大还有贾元君,排在第八位第九位,再之后是垃圾金丹方荡。

  按照这个顺序,贾元君一直都处于队伍中间,不论他要做些什么,都会被人看到,若是有人对他他手,他身后的方荡肯定能够看清楚,然而,就是在这样的位置下,在所有的人的眼皮子底下,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消失不见了踪影。

  所有的人看向方荡,方荡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就算是之前,嘶吼着我要杀了你的公良,也没有给在场诸人这般的惊悚感觉。

  问题出在那里?在这混杂不明的世界中,贾元君肯定不会主动逃走,如果他不是主动逃走的,那就一定是被人杀了,但谁能当着他们的面将修为不低的贾元君给无声无息的带走?

  哪怕下着大雨,这也应该是没有可能的。

  这样的疑问随着一声雷鸣在众人心底炸裂开来,不过,尚未等到众人争论出个结果,大雨忽然又倾盆而下。

  刚才的那场雨,叫所有的丹士在紧张和沉闷之中度过,这一场雨,则在紧张沉闷之中加上了惊悚。

  所有的丹士齐齐在大雨中观瞧着彼此,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着身边的同伴,没有人知道大雨之后会不会少了什么。

  总之,这场忽如其来的大雨,就像是随时都会出现的食人恶魔。

  这一场雨比之前的那场雨更大,雨点们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横寰在他们每个丹士身周围,将每个丹士切割成一座座孤岛。

  大雨依旧没有维持太久,雨水收止之后之后,世界似乎又重新恢复过来。

  此时所有的丹士心中都不免送了一口气,至少这一次不会有丹士不见了,他们这样彼此注视,不会给任何人任何机会做任何事情。

  然而当大雨过后,众人重新彼此面对的时候,潜心堡的潘志,不见了。

  在潘志旁边的是同门兼男友云水,还有一直落在后面的方荡。

  这两个人完全不知道潘志消失无踪,现在叫他们想想潘志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失踪的,两人忽然发现,他们竟然都无法确定潘志是不是在下大雨的时候失踪的,还是之前,甚至更早。

  之前他们因为心情郁闷所以沉默无语,一路前行,而潘志在那个时候就没有开口。

  云水呆呆的站在原地,他此时显然还没有接受潘志已经不见了的事实,似乎潘志忽然就会追上来,说自己掉队了云云……

  不久之后,一声压抑至极的悲鸣陡然响起,那是云水接受了现实。

  最终,云水独自离开了,云水选择了掉头,他要去找潘志,在云水看来潘志不可能就这样死了,一定是在暴雨之中走错了方向。

  除了云水坚持要掉头去找潘志外,没有任何人同意掉头,所以,队伍不得不分为两半。

  两个男人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感情,恐怕就是两位当事人都有些搞不清楚。或许最初的时候,只是单纯的没有道侣就无法更前进一步,再之后,时间久了,人就变了……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云水消失在灰烬之中,心中都生出一种背叛的情绪来,不是云水背叛了他们,而是他们背叛了云水还有潘志。

  不过,众人心中荡起这样的涟漪后,就被强行抻拉荡平,在场的诸多丹士终究不是凡人,他们都有着强大的内心。

  一众丹士和云水分道扬镳,继续前行。

  轰的一声电闪在众人身后爆开,方荡等人扭头朝着身后望去,显然他们已经走出了那片雨沼,骤亮的光芒之中,众人似乎又看到了云水的背影,众人心中知道,这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云水。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缘分这个东西飘飘忽忽的来,又飘飘忽忽的去,有些人或许一转身之后就再无相见的缘分。

  大雨落在众人身后,顷刻间伴随着黑暗侵吞了一切。

  至于在大雨之中消失的那些人究竟那里去了,究竟是生是死,他们这一众丹士根本不想去深究,因为这里是八荒古地,在这里即便是丹士也一样渺小无比。

  为什么是只有那些拥有强横力量的存在才能探究的,在八荒面前渺小如他们是没有资格问这三个字的。

  一众人中也曾开始怀疑方荡,因为两人失踪都是方荡在两人身后,若说能够悄无声息的杀死两人的肯定就是方荡这个位置了,但众人随即就放弃了这个幼稚的想法,方荡凭什么杀掉两人?难道就凭方荡的那颗垃圾金丹?就算方荡和两人修为相同,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将两人干掉。

  总之,不管是不是方荡干的,不管是谁干的,他们都不想深究下去了,这是一场他们更愿意完全遗忘掉的旅程。

  走出了那片雷雨,众人心中说不出是喜悦还是压抑,原本一起的十一人,现在只剩下七人。

  其实说起来,他们还是有些收获的,至少在公良那里,捡到了不少的宝贝,也曾采摘了许多的百叶芽,同时经历了不少门中前辈未曾经历之事,这些都足够他们回到门派交任务了。

  现在,一众丹士们几乎都想着赶紧回到进入这里的地方,在哪里至少是安全的,熬过了时间就回到上幽云海。

  八荒非善地!他们现在对这五个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对于这八荒他们是真的怕了。

  要是四名丹士是战斗死亡的话,他们心中不会生出一个怕字来,毕竟他们能够走到今天,对于死亡并不陌生,也没有多少恐惧,他们怕的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失踪,还有莫名其妙的自杀,甚至这四个丹士是不是死了,他们都并不知道。他们不怕面对对手,怕的是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在哪里,长得什么样子。

  说到底,与死亡比起来,未知,才是最恐怖的东西。

  一众丹士们归心似箭,此时的他们心情也已经糟透,开始加速在灰烬之中的行进速度。

  第十个时辰的时候,他们终于从这一片灰烬之中钻出,重新见到了高高的天空,虽然这个天空依旧看不到真正的天空,看得到的还是漫天的灰烬,但这些灰烬毕竟小了太多,在这样的空气下,他们甚至生出一种想要痛快呼吸的感觉。

  方荡扭头望向那灰蒙蒙沉甸甸的灰烬之海,现在在他舌尖上滚动着的是那颗六子阴珠。

  八荒古地终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或许还是人吧!这是方荡此时脑中的想法。
踏天争仙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l.com/tatianzhengx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吞噬开始我家后门通洪荒最毒纨绔科技之门我有无数传承万古最强部落重生之绝世废少元力的星空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