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楼 > 蓝白社

第两百六十一章 同道中人

蓝白社 | 作者:魔性沧月 | 更新时间:2019-05-16 00:47:2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超级神基因大明铁骨至尊神魔一念圣邪校花的全能保安武炼巅峰帝霸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娘重生之魔教教主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蓝白社

  陈默不想杀人,但如果恐惧值不够的话,总有些人是保不下来的。

  他有心让伽椰子和贞子去吓人,不管是谁,先把恐惧值拉上去。

  但是,他自己现在都身陷囹吾,手机也没如他所料的派上用场,令人恐惧的阴影潜伏在这诡异的空间中,他哪敢让伽椰子和贞子离开?

  也许,那个鬼始终不出现,就是因为有两大厉鬼坐镇。

  之前的试验也看得出,1904房只针对他这个人,而贞子和伽椰子却能出入自如,莫不是就想让他把两鬼送走?

  陈默万分纠结,心里后悔自己来掺和这趟浑水了。

  “伽椰子,去把我的员工都吓唬一遍,不要杀他们。”陈默终究还是派出了伽椰子。

  他不能让厉鬼随便吓唬路人,因为只有他认识的人,才能用恐惧值保下性命。

  去他恐怖屋的人,每一个他都有记录,照着名单每天都要花两点让他们免死。

  若是让伽椰子随便进一栋楼吓人,那就不是吓人了,而是杀人。

  因为陈默也不知道伽椰子遇到谁,更保不下来,除非指令伽椰子无论遇到谁都不可以杀,但这种包时的指令代价很大,而且因为陈默还是不知道对方是谁,所以第二天呢?第三天呢?伽椰子今天不杀,明天还是能去杀。

  让伽椰子离开后,陈默紧张得很,死死地关注着周围的动静。

  “嗒嗒……”

  “嗯?”

  陈默猛然看向大门,他听到走廊有脚步声。

  “贞子!如果走廊上的是人,就把毛巾撕开,如果走廊上是鬼,就被玻璃打碎!”陈默立即说道,同时手机镜头冲着大门。

  “撕拉!”贞子的头发瞬间撕开了毛巾。

  陈默松了口气,有反馈就好,他相信贞子只要给出答案,就肯定是对的。

  “人吗?又是那女鬼在重现当初的情况?又是服务生?”陈默心中暗道。

  从之前驴唇不对马嘴的电话交流,以及服务生怎么也看不到听不到,默默放下香槟就走的情况来看。

  那些都是十九年前的场景重现。

  所以电话那头才会叫他女士,所以才会询问他为什么哭,所以服务生才会对他视而不见。

  因为电话这头本来就是个女士,本来就在哭,本来就没有去开门拿香槟。

  陈默凑到大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看去。

  只一眼就把他看愣了,因为一个有点眼熟的男人正站定在门口,手持一把古怪的巨剑,面色凝重地打量着这扇门。

  “卧槽,这是什么人?”

  陈默有些错愕,在他紧张不安之际,这么一个怪人站在门口,让他有点回不过弯来。

  “难道当初不是自杀,是他杀?是这个变态持剑狂魔把那个女人杀害了?然后伪装成坠楼自杀?”陈默胡思乱想着。

  门外的自然是墨穷,但因为他没戴墨镜,又换了一身衣服,陈默一时没想起来。

  只见墨穷在外突然咬破手指,顿时指尖涌出森森白气。

  不一会儿,猫眼就看不清了,门外一坨白气涌动,隐约能看到有黑影在抡剑。

  “嘶!”陈默惊骇地退后,隔着门缝他都感觉到凉意。

  他刚退开一些,就见那把骨剑洞穿了门板,然后横劈竖斩打烂了门锁。

  砰地一声踢开门,墨穷浑身萦绕着森冷白气,扛着巨剑就走了进来。

  这些白气在他周围形成漩涡,然后以波动的形式压到膝盖以下,并辐射状向外扩散。

  感受到冰凉的风压,如墙般扑面而来,陈默被推动地连连退后,目瞪口呆。

  这什么玩意儿?气劲?灵压?

  “这特么是人?”陈默瞪大眼睛。

  当然是人,这是贞子亲自认证的。

  之前透过猫眼只觉得眼熟,现在亲眼看到,陈默立刻就认出墨穷:“啊!是你!”

  墨穷面色凝重看向陈默,直接大喝道:“小心身后!”

  陈默刚要搭话,询问这什么情况,就听到墨穷这声大喝,急忙先猫下腰,然后回头看去。

  只见身后主卧的门突然被挤开了,主卧里面不知何时已经被堵死了,被密密麻麻的尸体给堵死。

  尸体全都长得一模一样,赫然是那十九年前死去的女人,她们头挤着头,混成一团,手脚虬结,跟汆肉丸似得从小门挤到客厅。

  鲜血淋漓,有的脑浆和内脏都挤出来了,溅射得地板、墙壁、天花板上到处都是极具视觉冲击性的血腥之物。

  面对这冷不丁挤进来的数十具尸体,陈默惊悚地大叫。

  墨穷急忙冲过去一剑戳进尸堆中,顿时客厅的吊灯闪烁个不停,与此同时尸堆也停止推进,而墨穷趁机顶着尸堆又将其塞回卧室。

  他肌肉紧绷,脚下连地板都踩凹陷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爆发出了极恐怖的力量。

  “嘭!”

  推回尸堆后,墨穷将破门合上,巨剑往地板上一插,卡住了门。

  如此,那些尸体的大动静总算停下,就见到门框四处是裂缝,还渗出肉沫和鲜血来,环绕着门框周围,让人看得头皮发麻,直感觉下一秒,里面的东西又要爆出来一样。

  “兄弟出手啊!你快把猛鬼收服啊!”墨穷喊道。

  “啊……啊?”陈默懵逼道。

  墨穷眉头一皱道:“你怎么回事?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出手?”

  “我……”陈默一惊,是了,刚才果断拍下照片,说不定就能把那女鬼捕获了。

  可是墨穷的突然加入,一系列的变故和超自然情景,让他懵逼了,墨穷关门又太快,他没回过神来。

  “你怎么知道我能抓鬼?”陈默问道。

  墨穷奇怪道:“不是你抓的难道是我抓的?我去你店里玩了你不记得啊?你养的两大厉鬼我一进门就看出来了,咱们都是大隐隐于市的人,我还不知道?能把厉鬼养得那么听话,完全不害人,你分明就是老手了才对。本来还想找个机会结识你,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儿,你既然先到了,那正好,你我合力把这猛鬼解决了!”

  陈默看了看旁边的贞子,心里回过味儿来。

  暗想:是了,世上有鬼,自然就有对应的捉鬼之人。这家伙应该就是了,难怪他去我店里玩弄贞子,胆大包天,能抵御八成厉鬼气息而面不改色,原来是个捉鬼大师,他会怕鬼才怪了。

  而我役使厉鬼开恐怖屋,虽然靠的是神秘的鬼拍,但他们不知道,所以误以为我也是同道中人。

  “咳咳……原来是同道中人,刚才我错失良机,这回不会了,只要我们找到那女鬼,我立刻就能将其收服。”陈默急忙道。

  墨穷的出现让事情有了转机,而且这人还不会暴·露他,让他能当着面操控鬼,而不需要避讳。

  哪知墨穷听了他的话,掐了个手诀,双眼突然锐利如鹰,周边更是青筋暴起。

  “卧槽……”陈默愣愣地看着墨穷开眼。

  只见墨穷锐利地扫了眼现场,直接看向客厅窗外道:“这不在那儿吗?抓她!”

  陈默急忙拿出手机转过身来,冲着窗外。

  “哪……哪呢?”

  “哎呀我去,你特么不开眼你看个锤子啊!难道你天生阴阳眼啊?”墨穷气道。

  “我……”陈默郁闷至极,这什么鬼开眼,他也得会啊!

  “一溜烟不就跑了呀!”墨穷说着,突然闪电般出手夺去了手机。

  “啊!”陈默悚然一惊。

  却发现墨穷看也不看他,一脸焦急地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迅速接通道:“苟爷!那女鬼跑了!”

  “哦?你盯住了?好,我跟那养鬼小兄弟马上就去,绝不能让她跑了。”墨穷说完,直接又把手机扔给了陈默。

  陈默呆呆地接过手机,随即心中大松,看向墨穷的眼神也亲近许多。

  这手机是他全部的倚仗,突然被墨穷拿走可把他吓了一跳,差点就让贞子夺回来了。但好在墨穷明显只把这当做普通的手机,只是借去打个电话而已,立刻又还给他了。

  如此,一失一得间,陈默心理上本能地就被墨穷植入了一个概念:此人完全不知我手机的意义,更不会对我的手机有觊觎之心。

  这种心理暗示地植入,寻常人根本抵御不了。

  墨穷一个简单的举动,就瞬间给了他安全感,

  ……
蓝白社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l.com/lanbais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生之都市狂仙都市之地狱之主千影圣尊宁小闲御神录唐朝小闲人别怕,老祖在!第一女战神渔家调我是疯狂原始人我不当鬼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