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楼 > 锦堂归燕

第八百四十八章 解开误会

锦堂归燕 | 作者:风光霁月 | 更新时间:2019-06-13 10:03: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魂丹帝武炼巅峰逆天神医天选者游戏大千劫主恋爱百分百:宝贝,别傲娇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氪无不胜诸天我为帝
  秦宜宁被他近在耳畔的低沉调笑惹得面颊绯红,嗔怪道:“怎么什么时候都不忘油嘴滑舌?你怎么不说当时你多霸道?我被你那般欺负,想忘都难吧。”

  “嘿嘿。我自己瞧上的媳妇,不主动点,难道给你机会让你去做太子妃?”

  秦宜宁被他那理所当然的语气闹的一阵无言,捶了他一把。

  逄枭大笑着将她的手攥住,搂着她亲了一个带响的。

  说话间就来到了大营木质栅栏门前。逄枭翻身下马,屈起手臂给秦宜宁垫脚。

  秦宜宁踩着逄枭的手肘做台阶,轻巧的跳在地上,逄枭怕她摔着,大手搂过她的腰,秦宜宁整个人都直接扑进了逄枭怀里。

  “别闹,那么多人看着呢。”

  军营门前已有许多巡逻的士兵注意到了此处。

  逄枭笑出声来,霸道的牵着秦宜宁的手径直往里军营里走。

  平南军如今早与逄枭混熟了,对这位身先士卒又手段暗厉害的王爷颇为信服和尊敬。是以逄枭带着秦宜宁进了军营,虽不合规矩,却也无人敢上前阻拦。其实若这事发生在逄枭的嫡系虎贲军中,这会儿怕不是已经有胆大的敢上前来开玩笑了。

  正对着营门,是一片空旷的场地,两侧是排列规整的军帐,在远处还有几间依山而建的房屋,看样子略显得简陋,并不像给人住的。

  秦宜宁看了看左右兵士的帐篷,低声问:“我女流之辈来军营里,是不是不好?”

  “不打紧,我带着你,而且咱们也不在这里住,待会儿劝了木头咱们就回去了。”

  秦宜宁便点了点头,指着那一排屋子问:“那是做什么的?”

  “那是牢房。”

  “怪不得呢。关押人用的,用帐篷可不够坚固。”秦宜宁美眸一转,笑道:“若是有个山洞什么的就更好了,还可以制作出个暗道之类的。”

  逄枭闻言噗嗤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做的。”

  秦宜宁挑眉仰头看逄枭,却不在这个话题继续了。

  到了那林山而建的屋门前,秦宜宁就看到了虎子和其余几个眼熟的人。

  虎子看到秦宜宁也一起来了,咧嘴笑了,“王爷,王妃。”

  “嗯。穆公子和他师伯呢?”

  “都在里头。”虎子凑近逄枭低声道:“那个探子是个硬骨头,我们用了鞭刑他也不肯招认,天机子就说她有办法,跟我们要了一个石臼子,从身上掏出好几个小包来,正在里头捣鼓呢。我们原本信不过她,可穆公子保证她不会把那探子弄死,我们也就由着她了,不过一切还没开始。”

  逄枭点点头,道:“她应该不会杀掉那探子,否则当时木头去帮忙抓人她也不会一点都不阻拦了。”

  虎子道:“我们也是这么想。”

  说着话,秦宜宁就跟着逄枭进了屋门。

  与外面看到的风格不同,进了门后,是一跳走廊,左手一侧是几间相邻的暗房。走到走廊的尽头左传,不多时就到了一座大铁门前,虎子去推开了铁门,秦宜宁才发现铁门后是个天然的山洞。

  逄枭还真将山洞利用起来了。

  又向山洞里走了一段,空间就越发宽敞了,火把上的火光偶尔被风拂动,灯光摇曳着,脚步声在山洞中也产生出错杂清脆的回响。

  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目的地。

  天机子果然蹲地上往石臼子里添了一把什么,然后有哼哧哼哧的捣着。

  穆静湖则是站在她身旁,眼神呆呆的盯着山壁魂游天外。

  许是听见脚步声,天机子抬起头来,看到逄枭和秦宜宁,她咧嘴笑了。

  秦宜宁早知道会遇上天机子,路上还在想,这人曾经那么害过她,见了面之后还不知场面会怎么僵硬,没想到天机子的脸皮倒是一如既往的厚,竟然先笑了。

  举手不打笑脸人,大家又是老相识了,中间还有木头在。

  秦宜宁也就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排斥,自然的笑着与二人打招呼。

  穆静湖勉强笑了笑,就又到一边去发呆了。

  天机子则是将那石臼子塞给了虎子,道:“把这个给那人兑水灌进去一点,保管他什么都招了。”

  虎子看了看那一坨蓝色的“烂泥”,一看那颜色就不大对,“这东西不会把人毒死吧?”

  “放心,不会,就是会让他说实话。你别多喂,不接着给第二顿一两个时辰药效就过了,人还是正常人,保准儿问啥说啥,还一个伤口都不留。”

  天机子说的这般认真笃定,虎子简直跃跃欲试,询问的看向了逄枭。

  逄枭看了看天机子那笑的一脸真诚的模样,笑道:“就听仙姑的。”

  “是。”虎子捧着石臼,大步就朝着山洞里头走去。

  随着他身后随从的火把光亮,秦宜宁才看到山洞深处有好几个大大小小的洞口,他们走进了其中一个。

  待到看不见火光,山洞里又是一片黯淡。隐约之间,能听见里头又说话声,但是听不真切到底说了什么。

  秦宜宁就拉了拉逄枭的袖子,这会子正事可不能忘了做。

  逄枭恍然,笑着去问穆静湖:“木头,你一直在这儿,没回家去呢?”

  穆静湖回过神,满脸的不愉快,“没有,我得保护师伯。”

  秦宜宁见穆静湖这般模样,就知道他是钻了牛角尖,给逄枭使了个眼色,就拽了一下穆静湖的袖口,示意他跟自己出来说话。

  穆静湖本不想去,可是逄枭已经去与天机子说话了,秦宜宁又在不远处等着自己,他不好驳了秦宜宁的面子,只好走了过去。

  两人走到了一处僻静无人之地,秦宜宁才道:“你不回家去,难道就不担心秋老板的情况?她如今月份大了,最近身子一直都不舒服,我怕她辛苦,身边又没有个女性长辈能帮她,前些日一直留她一起住在秦府。可她听说你回来了的消息,急忙的就赶回家去迎接你了。

  “她等你一整天,王爷都回家了,可你不回去,你让她怎么想?她还为你怀着身孕呢,若是她在家里伤心,气坏了身子怎么办?”

  穆静湖抿着唇,神色之中已有动摇了。可是转念一想,他被绑了,秋飞珊竟然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死活,心里就涌出无限的委屈来。

  “她哪里会为了我伤心?当初是我的不对,不该强迫她嫁给我,如今她八成巴不得我早些死了,她就能重获自由了。”

  秦宜宁被穆静湖这说法气的翻了个白眼,“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虽然武艺超群,可是对自己媳妇并不设防,她若想早点让你死,还不如背地里给你下毒毒死你,你又不防备她,还不一害一个准?”

  穆静湖一愣,一时间有些语塞。

  秦宜宁又道:“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她自小就被她祖父当做男孩一般养大,没经过女儿家那些顺风顺水的日子,性格自然强势一些,她强势,可又不是不讲道理,不过是不会表达感情罢了,她心里有没有你,你自己难道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

  “何况,你这里委屈着,你怎知她没有委屈?难道你们当初绑架了她,逼着她,以秋家的未来威胁她让她嫁给你,那手段就光明了?你还能怪她委屈?一个女儿家被人威胁着嫁了,她不怨恨你,还肯为了你辛辛苦苦的孕育子嗣,难道还不能说明对你的感情?”

  穆静湖听的整个人呆愣原地,怕呆呆傻傻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想踹一脚。

  秦宜宁又道:“你嫌弃她不关心你,你自己也不是一个能言善道的人,焉知平日是不是有没照顾到的地方?你别只顾着想自己不舒坦,你也想想她现在怀着身孕,还要忙着生意上的事,该有多辛苦。”

  “我,我,你这么说,好像的确是我不对。”穆静湖有些后悔了,他是男人,就该大度一些,有什么话当面问清楚说明白,也不该人后这般啊。

  就在这时,里头传来一阵嘈杂声。

  秦宜宁与穆静湖对视了一眼,都赶忙回了山洞里。

  正看到虎子单手提包袱似的将柳掌柜给拎了出来。

  柳掌柜身上衣衫褴褛,鞭伤错杂,可见先前审讯时就已经被狠狠的招待过了,那么严重的伤势他都没有开口,可现在他却将自己缩成一团,在地上满地打滚,哀哀乞求:“我说,我什么都说,我说!”

  逄枭看这人如此凄惨,不由得看了一眼天机子。

  天机子笑道:“无量天尊,这都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根本没人想夸她好么!

  逄枭轻哼一声,随即问道:“说吧,你是谁,又是谁派你来跟踪本王,你跟踪本王有什么目的!”

  柳掌柜已经被那药折磨的五脏六腑都像是在有蚂蚁乱爬,从脏腑渗透到皮肉的痛痒钻心刺骨,他已经被折磨的神志不清了。

  “我说,我是,是四通号的,柳掌柜,我,我听东家吩咐,跟踪王爷,看王爷能否布置成事,若王爷,王爷不能成功救出姑爷,我,我就要去秋家,将王爷的布置告发,东家说,要全力,尽全力保障姑爷,保障姑爷的人身安全……”

  断断续续的说到此处,柳掌柜已经快晕过去了。

  穆静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

  秦宜宁与逄枭正在分析事情真价值及,二人只觉得身边一阵风“嗖”的刮过,再一看,穆静湖已经像是一支利箭,眨眼就不见人影了。
锦堂归燕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l.com/jintangguiy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吞噬开始我家后门通洪荒最毒纨绔科技之门我有无数传承万古最强部落重生之绝世废少元力的星空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