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楼 > 将门凤华

第二百八十六章 守株待兔

将门凤华 | 作者:饭团桃子控 | 更新时间:2019-06-13 02:36: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我的微信连三界武逆武逆焚天乡村有个妖孽小仙农众神降临封少的掌上娇妻九天帝主驭鬼邪后万古神帝
,将门凤华

  姜砚之越说,越觉得心中不平衡,看闵惟秀的眼神,简直像是草原上发出幽光的恶狼遇到了羊。

  他自己个没有走上人生巅峰便罢了,竟然每日还要看着一头牛秀恩爱,简直是夭寿啊!

  他想着,恶狠狠的瞪了守门的路丙一眼,日后他同惟秀成亲了,一定要闪瞎路丙的双眼,赔他的牛眼泪!

  从那么多头牛中,选出一条爱哭的,容易么?容易么?

  闵惟秀点了点头,“我没有随身带着,安喜去取了。不过陆娘子,有一句话,我想弄清楚,你之前不是说,青哥儿被你亲手埋了么?为什么你又要姜砚之帮你去寻他的遗骸?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陆筠瑶一愣,神色黯淡下来,“我之前说谎了,我阿爹虽然在战场上救过闵大郎,但是打仗的时候,谁还没有替旁人挡过刀,算不得什么大恩大德,更何况,武国公府早在我大婚的时候,就重重的添了妆。”

  “我并非是挟恩图报之人,之前也并未打算要将三大王同诸位拖下水来,我若是说青哥儿还没有找到,闵大郎仁厚,一定不会坐视不理。是以,我一开始才说青哥儿已经被我亲手埋葬了。”

  “这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最后的希翼了。人死不能复生,我做梦都想要寻到他,让他入土为安。我带着这份心情,这些年来,经常去那乱葬岗,见到有死去的孩子,就将他敛了,到郊外寻了一处有山有水的好地方,作为他们的安乐乡。”

  “我就是想着,我这样待旁人的孩子,指不定,上天怜悯,就有人这样待我的孩子。旁人问起,我就说寻到了我儿子,将他给葬了。”

  “我知道这事情十分的凶险,京中关系复杂,那贵人到底是什么人,我查了这么久,也没有什么头绪,万一……就让诸位为难了。可是林科一直追杀我,我死便罢了,红哥儿年纪还小,他一开口,我便没有忍住,全都说出来了。”

  “闵五娘子,我……”

  闵惟秀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临安长公主见陆筠瑶又是忐忑又是羞愧,瞪了闵惟秀一眼,“她年纪小,又像了她阿爹的死性子,说话都不过脑子的,陆娘子莫要放在心上。瞧你模样,怕是多日没有睡个安稳觉了,你挺得住,孩子可受不了。”

  “不若让那大夫一一看过了,沐浴更衣,喝了药好好的睡上一觉。若说别的,我不敢吹,但是若论查案子,这满开封府,都没有比我这女婿更厉害的人了。”

  姜砚之一听,连身上的汗毛都忍不住得意起来。

  不亏是惟秀她娘,当真是慧眼识猪啊!不对,是慧眼识珠。

  陆筠瑶行了大礼,抱着红哥儿自然下去不提。

  闵惟秀见她走远了,这才说道,“毫无头绪,从何查起呢?”

  姜砚之嘿嘿一笑,“惟秀,当然是守株待兔了,这天寒地冻的,没得让惟秀累了胳膊腿儿。”

  闵惟秀抽了抽嘴角,你还能够更加狗腿子一点么?

  “怎么守株待兔……”

  一个时辰之后,在那开封府城外,出现了一辆不起眼的青花马车,那马车前头,坐着的不是车夫,反倒是一个戴着面纱的美貌妇人,虽然穿得有些灰头土脸的,但是再厚的衣衫,都掩盖不住她那细腰。

  光看腰,就知道是个美人儿。

  在马车里,时不时传来一阵咳嗽声,“阿娘!”

  闵惟秀呸呸了两口,吐了吐口中的灰,实在是憋不住笑:“嘿,你得再叫得奶声奶气一点,人家是才两三岁的小奶娃娃,哪里有你这么粗的嗓子。”

  马车里的人咳了咳,声音又尖细了一些,“他娘的,那个林科是眼睛瞎了我,我们这么大一个马车,他咋还不来追杀!”

  姜砚之有些欲哭无泪,明明他想出来的主意,是让那陆筠瑶驾着马车出城,然后他同惟秀躲在马车里,等着林科带人来自投罗网。

  可是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惟秀扮成了陆娘子,而他要装红哥儿。

  “惟秀惟秀,我这可是代我未来的孩儿,唤的你阿娘。孩儿他娘,嘿嘿!”

  闵惟秀俏脸一红,简直是臭不要脸啊!谁是你孩儿她娘?

  坐在马车中潜伏着的路丙,面无表情的缩在一个角落,看着三大王荡漾的小表情,心中的小人头拼命的往马车上撞。

  这两人说情话,实在是太老土了,老土得他恨不得立马去市集里买上一堆《情话大全》来。

  “来了”,闵惟秀低吼一声,只见几个黑色蒙面人提着剑刺了过来。

  “筠瑶,你若是把你拿走的东西还回来,我看在红哥儿的份上,饶你不死!”

  闵惟秀抬眉一看,说话的那个人,少了一只耳朵,应该就是那林科无疑。

  虽然蒙着面,但是丝毫不影响他那立体的五官,这是一个生有一个好看鼻子的男人。

  闵惟秀二话不说,对着那鼻子便是一拳打过去。

  对面的林科瞧着粉拳袭来,闪避不及,心中想着陆筠瑶一个小娘子,能有几分力气,她这会儿菜刀不在手,根本就是花拳绣腿没有杀伤力。

  可他还没有想完,就感觉像是一个大铁球直接砸到了他的鼻子上,瞬间鼻血奔涌而出……

  “糟了,中计了”,林科说着,转身想跑,他同陆筠瑶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之前这人坐在马车上不显,如今凑近一瞧,根本就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而且就这股子牛劲,当年那菜刀若是由此人手中飞出,那掉的就不仅仅是耳朵了!

  但是他发现得已经太迟了,他只感觉后背一重,一个脚丫子,直接将他踩进了泥里。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闵惟秀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其实我一早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杀人的人,都喜欢穿着夜行衣蒙面呢?这青天白日的,你们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坏人?”

  “还有你”,她说着,又用力一些的踩了踩林科,“其实蒙住口鼻,只留出眼睛,根本就没有什么卵用啊!人家一瞅你的身段,再一瞅那小眼神儿,尤其是你,没有耳朵……简直是掩耳盗铃啊!”

  啥?换了衣服,蒙了面,别人就认不出你来了,那不是搞笑么?

  林科吃了一嘴泥,“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只是过路的,才刚说了一句话,你就打了过来,你为啥打我?这都是误会啊,这都是误会啊!”

  马车上的姜砚之连滚带爬的跳了下来,鄙视的看了林科一眼,“这还用问么?谁让你的鼻子长得那么好看?我家娘子,见到比她好看的眼睛就挖掉,见到比她好看的鼻子就打断,见到比她细的腰,直接折了。就问你怕不怕?”
将门凤华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l.com/jiangmenfenghu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吞噬开始我家后门通洪荒最毒纨绔科技之门我有无数传承万古最强部落重生之绝世废少元力的星空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