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楼 > 都市至尊邪少

第1597章 岩浆冰宫

都市至尊邪少 | 作者:开心莲藕 | 更新时间:2019-07-12 10:00: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重生家中宝武道凌云圣手国医快穿女主:禁欲男神撩不停!乡村有个妖孽小仙农立地封神帝医倾天:特工狂妃,榻上撩武逆焚天红龙大君
  一路上,四人抱着不耽误时间的目的,倒也没有沾染什么事。数天后,来到他们所说的地方!

  这是在一处大山中,仿若是被人用刀将整座大山从中劈开,形成一道深渊。站在地面上,也是能感受到那深渊中传出的岩浆温度,高的有点吓人。

  向罡天自是不惧,体内有天火道脉,就算是纵身跃入岩浆内,那也是没什么问题的。而邓熑三人却是不像他这样轻松,须得动用道力在体表形成一防护罩才敢下落深渊中。

  四人都是元脉境,而且邓熑三人早已经来查探过,算得上对这地方是熟悉,倒也是快。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四人已经来到深渊底,不能再往下,再往下可就是岩浆。

  从上方看,深渊是不大。但到底下后才发现这地方是大的很。显然,这座山的内部原来便是中空的缘故。

  如同三人所说的那样,隐隐可看到一座宫殿飘浮着。但是与三人所说的不同,此时的宫殿是在岩浆的中心地带,足是有着数百里之远。

  隐隐中,倒是可以看到几分模糊的样子,这宫殿似乎是浑然一体,为神灵界独有的神铁所铸。但让人奇怪不解的是,在这岩浆之中,宫殿不仅没有被熔化,反而是结有冰霜,与下方的岩浆冲撞,化成白腾腾的水雾。

  向罡天看了又看,发现纵是动用灵煞眼也无法真正探查到这宫殿内有什么。由此迹象也是能看的出来,在这宫殿中的确是有强大的禁制,不然也挡不住比自己的灵煞眼,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禁制是偏于寒性的。

  如此想着,向罡天看上身旁的三人:“三位,和你们说的好像不一样,说说吧?咱们怎么才能靠近那宫殿?离的这么远,就算是我能破宫殿的禁制阵法,也不可能隔这么远行事的,对不对?”

  邓熑三人也是面面相觑,在此之前,这座宫殿是在岩浆的边缘地带,凭自己几人的身手,那是可以直接飞掠靠近。但现在的确是离的太远,已然越过几人的飞掠距离。而一旦落入岩浆中,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凭心而论,三人可不认为自己能抵挡这岩浆的威力。

  见他们不开口,向罡天咧嘴一笑:“三位哥哥,要不这个办法我来想,但事先说好,得到好处后我要多占一成!剩下的咱们再平分。”

  “行,没问题。”冷眭直接应声,邓熑和丰煊两人话到嘴边,听着这话倒是说不出来。只能是鄙视地目光看着向罡天,趁火打劫,这小子不地道。不过再想想,之前他答应的事情都能发悔,这又算什么事?

  面对他们的鄙视,向罡天权当是没看到,对此可不管,自己在这神灵帝国无依无靠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不贪一点又怎么能行?再说这也不算贪对不对?要知道,如果自己不帮三人,他们是连进去的机会都没有,那就是什么都得不到,那其它还有什么好谈的?

  当然,三人也是明白这道理,所以在冷眭说了后,邓熑两人倒也没有反对。但是,就在向罡天准备行动时,耳边却是听到有人声传出。

  四人反应极快,立刻是隐入暗处,暗中察看。

  不多时,几名锦衣男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哪个家族的弟子,倒像是宗门中人!向罡天心中暗动,传讯道:“冷大哥,回龙这地方,可是有大的宗门存在?”

  冷眭听着是微微点头,轻声开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几人应该是无敌门的弟子!”

  “无敌门?这么厉害嚣张的名字也敢取?牛啊!”向罡天一听是怪叫出声,敢说,立宗之人不是个狠人便是个蠢人。如果他能正常点,就不会取这么一个招人忌恨的名字。自己现在是第一听到,都想弄他了。

  “无敌门成立才三千年,但宗门弟子已经超过十万之数,比起碧罗宗那些老宗派都要强大。其宗主耿筆,听闻是个拥有七脉天赋的天脉境的强者,极是厉害。而且据传闻,他是空州郡空国公的私生子。”

  看向罡天一脸迷糊的样子,邓熑知道他是不知这空国公是谁,遂是耐心地道:“空国公,乃是帝国的一等公爵,其地位仅次于郡王,而且其本身实力强大,天脉极境,极有可能突破法脉境的存在。那种人物可不是我们能招惹的,不过,如果兄弟你现在是能成为禁卫衙的统领,倒是可以和他斗上一斗。”

  听着,丰煊和冷眭两人也是一笑。他们倒不是在取笑向罡天,而是相信,如果能给向罡天足够时间的话,封王称公,统领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向罡天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脑海中却是思量开。如此的话,这个耿筆还真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不过,真要是惹得性起,招他惹他又怎么了?他是私生子,单是这一点,那耿空炄什么的便不敢名正言顺的对付自己。再者说,来的人也不是耿筆,只是他宗门的几个弟子。难道,身为禁卫堂堂的副统领,还要避让他们不成?

  想着,向罡天笑了。

  “三位哥哥,那怎么办?要不咱们撤?还是说哪位出去赶他们走?”

  听到这话,丰煊和邓熑两人立刻将目光投上冷眭,向罡天也是随他们一样。

  “看我做什么?”冷眭眼睛一睁,回瞪着三人,只是,在三人目光的注视下,他再是高冷也得败下阵来。

  “冷兄,这里是回龙县的地盘,当然是你出面。如果这地方属于烈林县境内,保证都不用各位催促的,我邓熑是在第一时间站出去。”

  “对对对,正应如此,老冷,去吧!别让这几个小子坏了咱们的大事。”丰煊在旁边笑眯眯地附合道。

  向罡天虽说是没有再说,但看他的样子,分明是对此没有任何的意见。

  冷眭无奈,只能是从藏身处现身,飞掠到对方的身前站定。

  身上,风火袍现,指间,禁卫令也是显现,冷眭神色阴冷,正要开口出声,不料,对方是抢先开口。

  “什么人?无敌门办事,闲杂人等避让。”

  这话一出,顿时让冷眭住嘴,话到嘴边说不出来?因为如果此时再说:禁卫办事,闲杂人等避让!岂不是会让对方认为自己是在学他们的舌?

  这个脸,冷眭自认是丢不起。

  对方几人显然是有意为之的,在说完后,几人一脸揶揄之色地看着冷眭,似乎是想看他出丑一样。

  向罡天三人躲在暗中,看到这一幕不由地叹了声,老冷是真冷,可是也太冷了点,动手他是行,但动嘴的话,这是不善言辞呐!

  “两位哥哥,冷哥这是拿他们没办法,还得我们现身!”向罡天开口,眸子中闪露出一丝暴戾之色,闪身落在冷眭的身旁。

  看到他们三人相继现身,对方几人的笑容收敛。毕竟,在人数上已经占不了多少优势,而重要的是,对方几人身穿风火袍,那是帝国禁卫的装束。

  禁卫,可是宗门的真正克星,不能过份招惹为宗门带来祸害的。有了此念,无敌门为首的男子开口道:“四位,你们身份特殊,本少不想与你们一般见识。这里是我无敌门的地方,此次不怪你们擅闯之罪,请便吧!”

  “无敌门的地方?”向罡天邪笑着反问出声,身子闪动,不等几人反应过来,说话的男子已经是落在他的手中。二话不说,反手就是一记耳光抽了去。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都是帝国的,告诉我,这地方什么时候是成为你们无敌门的地盘了?还是说你们无敌门要造反?还什么无敌门办事,闲杂人等避让?你们算老几?老子堂堂禁卫还要避让你们这几只小杂鱼?信不信小太爷抽死你?”

  啪啪啪

  向罡天随口说着,听得众人是心惊胆跳,这顶帽子真的是太大了。传扬出去,可是真会有灭门之祸。

  而向罡天口中说着,手却是没有停,这几句话的功夫,男子的脸早已经被他打成紫黑色,识海震荡,圣魂都快被抽爆了。想回答向罡天的话或者是求饶,他是有心都做不到。

  至于其它的人,包括冷眭三人在内,看到这一幕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怎么就动手抽上了?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转念想,最好是不要说,他说的话,那也是让人听的胆战心惊的。

  当然,他们又哪知道,来到这神灵界后,向罡天所奉行的条律便是能动手别动口。再者说这无敌门的人太嚣张,他们敢做初一,自己一个禁卫副统领还不敢做十五?

  反了他们!

  这念头是让向罡天心中的怨念甚重,又是一记耳光抽落,那无敌门的弟子脑袋陡然炸开,圣魂破碎,却是被向罡天生生抽死。

  “这么脆?”向罡天嘀咕了声,倒是真的有点火意外。方才心中想事,抽的太顺手,可是真没有杀人之心的。至少,是没有想这样杀死这男子的。

  众人听到他的嘀咕,却是有些心寒,特别是那几个无敌门的弟子,更是一脸的惊恐,哪还有之前的嚣张气焰。

  圣魂破碎,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留着具尸首也没有用。向罡天随手将尸首扔入下方的岩浆中,拍了拍手道:“给你家小太爷听着,禁卫办事,闲杂人等滚!给你们一息的时间,超过时间尚敢停留于此地者,杀无赦!”

  嗖嗖嗖

  向罡天的话声一落,那几名无敌门的弟子,顿时是如同兔子一样撒腿就跑,转眼间,便是消失不见。

  直待确定他们不会再现身,向罡天这才是转身,朝三人嘿嘿一笑,随手举起一枚储物戒。

  “三位哥哥,这是意外之财,请恕小弟不能和你们分了!”说着,将储物戒戴在手上,完全不理三人异样的目光。

  面对向罡天的凶残,三人倒是有些庆幸了!这小子升为副统领后原以为他会收敛些,现在看来是比以前更凶了!一言不合便要人命,幸好,自己和他的关系还算是不错,幸好!

  对三人此刻的想法念头,向罡天是能猜到几分,不过懒得去和他们解释。总不能说自己真的是抽的太顺手,不小心打死人,那样也太丢脸了。

  在三人的注视中,向罡天心念暗转,在他的肋间顿时化出风雷声。

  风雷翼,这算是向罡天的一个小秘密,可此刻为了进这古怪的宫殿夺机缘,没有隐瞒三人。当然,这也是因为向罡天相信三人的缘故。

  双翼伸展,自是有风雷声,现在修为比初来神灵界是要强大数千倍都不止,再动风雷翼,也不会一下子便抽空所有的力量。就算是带着三人飞落到宫殿边缘地带,那也是有把握的。

  微微适应一番,向罡天这才是张开手臂,朝三人邪笑道:“来吧?三位哥哥,小弟我不怕恶心,满足你们想抱我的机会。”

  “谁想抱你,我”邓熑一脸的不想,但丰煊和冷眭两人却不是如此,在邓熑说话的时间,两人是一左一右抱着向罡天的双臂,一脸嘲笑地看着邓熑。

  “邓兄,你不想抱,那就自己想办法去好了!”丰煊指了指那漂浮在岩浆中的宫殿,笑的更是得意。

  “我我”邓熑反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枉是自忖聪明一世,怎么在紧要关头犯迷糊了呢?

  看他露出后悔的样子,向罡天也是嘿嘿一笑,戏谑道:“邓兄,要不我现在给你两选择,要么我提着你,要么你抱我大腿。说吧,你选哪一个?”

  提着,那像什么话?想想方才那个被他提着的人,邓熑感觉脸都痛了。如此是果断地放弃这一造择,矮身抱着向罡天的大腿,一脸的委屈模样。

  在三人的笑声中,风雷翼舞动,带着他们往那宫殿落去。

  深渊上,几名无敌门的弟子是一脸的惊动未定,有人神色中透着惧意:“少少门主被被人打打死,我我们怎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对方是禁卫,而且看的出来,都是元脉境的强者,凭我们几人的实力,就是冲上去那也是送死。少主是门主最疼爱的儿子,他这一陨落,命牌破碎,门主此时定是已经知晓。我等要想活命,只能如实上禀!”

  有人倒是冷静,显然,也比之前说话的人要大胆的多。其它的人俱是六神无主状,听着倒也没有人反对。于是,几人躲在暗处,由保持冷静的男子传讯回无敌门。

  做完这一切,冷静男看着身旁的几人,脸色却是有着异样的变化。

  几人太胆小了,如果等无敌门的人赶到,被那些长老级的人物盘问时,一时失神免不得会胡说八道,到那时候,死的可就不是他们,而是所有的人了。而且,以耿筆的性子,他最疼爱的的儿子死了,自己等人却还活着,那肯定也是不能允许的。

  他是会杀掉自己几人组他的儿子陪葬。

  想着,男子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阴狠,脑海内回想着之前向罡天抽杀人的一幕,遂是不再迟疑,眼睛一睁,脸上凶色毕露,猛然伸手朝几人一拳轰出。

  在他的手臂上,随之冲出六道暗劲,咆哮时化骨龙虚影,狠狠地撞在几人身上。而此时他展露出的实力,也不是平时的千脉境,赫然是元脉下品境的修为。

  这些人的修为不如他,也没有想到他会出手伤人,一时间谁也没能避免,惨叫声中,几人被他这一拳轰成重伤。有人惨呼出声:“宫阳,你敢杀我们?你这是叛宗!”

  “狗屁,你们这些废物都不知道本尊是谁,纵是叛宗又如何?你们谁能拿本尊怎样?”被人称做宫阳的男子嘿嘿一笑,纵身而去,一拳将说话的人打死。

  剩下的几人他自然也不会留着,都是补上一拳,了结众人后,再是将他们抛下深渊扔在岩浆中,如此一来,自然是无人查的出来他们几个是怎么死的。

  做完这些,宫阳才是嘿嘿一笑,将顺手取下的几人储物戒收入怀中。

  没有迟疑,紧接着,是换下身上的衣袍,随即翻手取出一枚玉牌。捏在手中,他是叹了声:“替命牌,可是就剩下这一块。接下来我南宫这宸阳的日子,可就不会再这么好过了。”

  叹声中,他是轻轻一握,玉牌崩碎,而他留在无敌门的命牌,也是随之崩碎。

  从此之后,无敌门内,宫阳就是死人一个。

  世间有的,只有一个南宫宸阳!

  做完这些,南宫宸阳的目光落在深渊中。想想自己来到神灵界后费尽心思夺取机缘,现在也不过是成为元脉下品境。而那小子,似乎是比自己过的要好得多啊!宿命中的仇人,果然是不能轻视的。

  南宫宸阳叹了声,有些不舍,他相信,岩浆中的宫殿内肯定是有机缘的。但当他想到耿筆的恐怖,一旦让他知道自己就是宫阳,那绝对是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如此想着,南宫宸阳是毫不犹豫地离开。

  离开无敌门,不是说没有地方去,早就知道在这神灵界,宗门没法混,如何不做两手准备?现在无敌门的身份没了,但自己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可用。

  想着,南宫宸阳的脸上露出笑容。

  回龙县偏将!

  这可是个好身份,以后看来是得好好利用才行。

  南宫宸阳头也不回的离开,向罡天自然是怎么也都想不到的,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南宫宸阳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过。如果是知道,怕是怎么样也得杀了他。而以南宫宸阳现在的本事,根本就逃不掉的。

  这就是宿命!

  在南宫宸阳逃走后数个时辰,天空中一只十几丈大小的黑鹰从天而降,在这鹰妖的背上站着一神情阴冷的男子。如果向罡天在这的话,肯定是会发现这男子和自己抽爆的男子是有几分相似,血脉气息也是有几分相似,两人间有着血脉关系。

  这男子,自然就是南宫宸阳为之顾忌的人,无敌门的门主耿筆。

  鹰妖身上流光闪转,化成鹰眼钩鼻的黑袍男子,站在耿筆的身后,一脸的恭敬之意。

  妖兽,天脉之下其实都是兽,只有突破天脉境,才是能化为人形,修练人族的功法。在这个境界,才是真正的称为妖。

  而从鹰妖的变化是看的出来,这妖也是天脉境的强者。

  一人一鹰站在深渊边,耿筆目光流转,有如星辰大海一样,看着深渊,数息后,他是纵身跃起往深渊落去。

  鹰妖见着也是腾空而跃,化成妖身。当耿筆力竭落下时,赫然是站在鹰背上。随后,鹰妖敛翅,朝着渊底落去。

  万丈深渊,对这鹰妖来说,瞬间可达。

  耿筆与鹰妖站在渊底,看着那座飘浮于岩浆中的宫殿,目光中杀意涌动。得到讯息,说自己的儿子在这地方被诛,随后几人的命牌尽是破碎,杀人者,显然是因为这座宫殿内的机缘。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耿筆相信,除非对方是不要这机缘,要不然的话,在自己的手下,他是逃不掉的。

  “鹰奴,你去探探,如果他们在破阵,便不要惊动。如果他们已经破阵,便传讯告知本门主!”耿筆冷冷地说道,他已经是下定决心。不止是要杀人,而且是要在他们夺取机缘的时候下杀手,让他们死不瞑目。

  鹰奴自是应命而去,但见它摇身而起,竟是化成一只拇指大小的鹰,在这深渊地方,水雾缠绕的地方,可以说,它这身影那是极难被人发现的。

  却说向罡天四人,飞过岩浆,落在那宫殿的边缘地带。

  来到近处,几人禁不住是打了一寒颤。方才在渊底边缘时是炙热无比,让人难以忍受。而现在,却是冷入骨髓,同样是难以承受。好在几人的修为不弱,道力运转,倒也是勉勉强强能坚持的住。

  至于向罡天,则是要比他们好的多,体内天火道脉运转,立时化为烘炉一般,根本就不觉得冷。

  不管邓熑三人差点抱团取暖,向罡天的目光落在宫殿的大门上,心神被吸引。

  宫殿之门,笼罩着一层晶莹剔透的冰霜,冰霜之下,则是雕刻着一道道玄妙莫测的阵纹!

  仔细看着,向罡天心有所感:这阵纹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比自己所知的阵道那是更为高深。如果说自己的阵道是局限于祖界的话,那么这阵纹显然是神灵之作。不过,万法同源,天下诸阵自是脱离不了阵之大道。凭它变化再是玄奥,也是逃不出阵道奥义的。

  向罡天静下心来,辅以因果大道推算,心中自是有一番感悟。

  转眼间,是一个时辰过去,邓熑三人体内的道力已经是消耗的差不多,几人已经是忍不住服用丹药恢复道力。在这地方,如果道力耗尽,几人纵是元脉境,怕也是会被冻死的。

  向罡天分心,看到几人狼狈不堪的样子,轻声道:“哥几个,再给你们一个机会,要不要来抱抱我?”

  “你你也支撑不住了?”邓熑诧异开口,丰煊和冷眭两人也是一样。在他们想来,向罡天能杀碧鸠那样的人物,一身战力应该是比自己几人要强的。才一个时辰,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

  对他的这话,向罡天无力反驳,只能是挑挑眉,低声道:“爱抱不抱,不抱拉到!”说完,继续参悟阵纹。

  看到他这般模样,三人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只是抗寒都是弄的如此狼狈,他却是还要分心参悟阵纹,就算本身比自己几人强,也不见得能比自己几人更能坚持。带着这样的想法,三人上前,靠近向罡天。

  不料,当来到向罡天尺许内时,三人的脸色突变,那模样就像是发现大宝藏一样,扑在向罡天的身上,简直是要将自己贴在他身上一样。此时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小子太坏了,有御寒之术也不早说,这不是明摆着要看自己几人出丑吗?

  心中虽说是不满,但此刻要三人离开向罡天的话,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鹰妖飞近,看到四个男人抱做一团,那双鹰眼中是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即转身飞了回去。

  而耿筆在得知后,自然更是怒极。一群不入流的垃圾居然敢杀自己的儿子,简直是死有余辜。

  不过也不急,既然对方在参悟阵纹,那就让他们多活些时间也罢。倒是要看看,这些垃圾有没有可取之处。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转眼间,是过去一天一夜,向罡天的脑海内,念头瞬间万变,终于,在某一刻是融汇贯通。

  “原来如此,想不到这阵法居然是阳极化阴,真正的大阵枢纽居然是在这岩浆之中。可惜啊,如此一来要破此阵可就不是易事了。”向罡天大声说道,神色间显得极是得意。

  参悟此阵,可以说是得益非凡,向罡天现在是有把握,凭借天髓炎随时随地可以布下此阵。

  此阵,名为极阳阵。

  听到向罡天的话,前半段是让邓熑三人精神一振。但后半段,却是让三人大失所望。

  “怎么样?是不能破阵?”邓熑问出声,也是引来丰煊两人询问的目光。阵法什么的,他们是不知道,只是想知道,这阵能不能破。

  “嘿嘿,换做别人的话,或许是不可能。但小弟我是谁?可是青州郡禁卫衙的副统领,这点小事自然是有办法的!破不阵,咱们自己开道门进去不就行了?”

  向罡天笑了,身子轻震,直接将抱着自己的三人震开,不理他们那幽怨的目光,灵力运转,凝结成玉。

  以念为笔,灵力为墨,随念动间玉牌上阵纹显现,看上去,却是与那宫殿门上的相似,或者可以说,根本就是一体的。

  看到向罡天的动作,三人知道他是准备破阵,当即是上前帮忙。刻画阵纹的事,三人是不会,但凝结玉牌,却是可以办到的。而有三人合作,向罡天干脆是一心二用,双手握玉牌,同时刻画阵纹。

  阵纹成,随之是脱手飞去,落在那宫门上。数息后,玉牌在那宫门上,赫然是围成一三尺来宽,丈许高的门户。

  见到门户形成,向罡天这才是示意三人停下来,他是双手结印,灵力轰在玉牌上。顿时,所有的阵牌发出刺眼的光芒,下方的冰霜融化。如同向罡天所说,他所炼制的阵牌在那宫门上真的是开辟出一道通往里面的门户。

  向罡天没有破阵,除非是灭了这岩浆才是能办得到。而要想灭这岩浆,如果是在巫蛮界或者是在祖庭,自己都是能办得到。但在这神灵界,却是只能另想办法,在这极阳阵上搭了一生门。

  不过,能做出这事,那也是意味着,向罡天是真正的参透了这阵法。

  “走!三位哥哥,时间可是不等人,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这门户坚持不了多久的。”向罡天轻喝,率先朝内掠去。

  邓熑三人见着,自然是不敢迟疑,一个接一个,紧随向罡天之兵器进入宫殿内。而就在此时,虚空中,发出一声鹰唳,一磨盘大小的巨爪朝那门户抓来。

  出爪的自然是那鹰妖。看他的样子,是想将邓熑三人留下来。

  不过,他显然是慢了一步。在他出手时,邓熑三人已经是在向罡天的帮助下快速进入宫殿内。见到那鹰爪敢探入门户中,向罡天嘿嘿一笑,大袖轻挥,那些阵牌轰然轰裂,通住宫殿内的门户自然也是就此消失。

  鹰妖落下,化成人形。脸上,阴寒如霜。

  耿筆随之而来,看到只有鹰妖在,他的脸色微沉,不过并没有生气,而是淡淡地道:“也好,等他们取出宝物再杀之,更好!传我令,召集一千名万脉境以上的弟子前来此地,本门主要围困此宫,让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是,门主!”鹰妖凝念传讯,自是不提。

  却说南宫宸阳回到回龙县,装作一幅闭关修炼的模样,下面的人自然是不知。换上沉云甲,来到县衙,当即是召集下属三参将,了解县中近况。

  他本是古天朝的皇子,管理一县对他而言那是大材小用。不消多时,县中积压的事件已经是处理完。

  这也算是他的一个特长,唯是有这般本事,才敢借闭关之名拜往各宗门中修练。也是凭着这般手段,才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元脉境。

  要知道,他与向罡天不同,可是没有进圣池那样的修练圣地修练的。而且他是只有一脉之资,修练更是艰难,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元脉境,所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

  县中无事,三参将随之与他就起附近各县的事迹。当听向罡天率人灭了碧罗宗,结果封这大将,调往青阳郡时,南宫宸阳心意大动。

  碧罗宗,他是知道。因为他曾拜入碧罗宗,而且在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提升至内门弟子,自认是得到一些好处后才是离开。

  两者相较的话,无敌门自然是比碧罗宗要大的多,如果南宫宸阳心中念动,微微闭上眼睛,陷入沉思中。看到他这样,三参将是识趣的告退,不敢打扰他。

  “他的儿子死了,依耿筆的性子,绝对是会亲自前往深渊查探的,以他身边鹰妖的速度,向罡天几人来不及进入那岩浆中的浮宫,一旦被耿筆发现,那么”南宫宸阳思量着,小半柱香后,他是睁开双眼,喃喃地道:“一成把握,此事对我而言只有一成的把握!但富贵险中求,我若放弃,却是连这一成的机会都没有了。”

  南宫宸阳的脸上,露出坚定之色,轻喝道:“来人!”

  “大人!”

  三名参将闻声入内,他们没有走远,而且也不敢远走。对于南宫宸阳的手段,三人可是已经领教过的。对他,自是又敬又惧!

  “传令,立刻集合人马,随本将出城!”南宫宸阳恶狠狠地说道。

  听到他这话,三参将是问都不问,一个个都躬身应着。不是他们不想知道出城所为何事。而是他们知道南宫宸阳的性子,就算是问,也不会有答案的。

  一个不好,说不定还会受罚,所以,不如不问。

  不多时,五千军士跟随着四人冲出回龙县城,往深渊的方向而去。而等他们到时,无敌门的人,早已经是将深渊围住,只等向罡天四人出来。

  探到消息,南宫宸阳也不再前进,吩咐下去,在无敌门弟子的外围,是让五千军士布下埋伏。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过,身为蝉本身的向罡天四人完全没有这觉悟。进入宫殿内,发现里面倒是不阴冷,感觉与平常一样。

  如此一来,邓熑三人自然是不用再紧贴在向罡天的身边,一个个是四下张望打量着。

  “大家小心点,最好是不要乱闯,能在宫殿外借岩浆布下如此厉害的极阳阵,可不能排除在宫殿内他不会布阵的。所以,大家最好是小心行动。万一出什么事要我救,那可是要用宝物来还债的。”向罡天朗声说道,一双眸子中呈现暗红色,却也是如众人一样的四下打量。

  他的话,不管真假如何,对邓熑三人来说,那是宁可信其有也不敢信其无,本是想四下搜寻的心念淡了,人是跟在向罡天的身后,不敢远离。不是他们胆小,而是不想让自己本应该得的宝物又落在向罡天的手中。

  四人一起,朝着宫殿内走去。

  穿过一条宽大的通道,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座大殿。殿内,有石柱屹立,足是要数人才能合抱的。但是,吸引四人目光的不是那些石柱,而是飘扬在大殿门口上空的近千神灵器。

  而这些,只是在宫殿门口处,殿内深处,似乎是还有好东西。

  “收了收了!无主之物,现在都是我们的。”向罡天大叫,双眼放光,大手挥动,灵力化成大手,抓起数柄灵器,送入储物戒中。

  看到他动手,邓熑几人还有什么客气的?一个个也是连连动手,转眼间,这些神灵器是被四人瓜分干净。
都市至尊邪少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l.com/dushizhizunxies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吞噬开始我家后门通洪荒最毒纨绔科技之门我有无数传承万古最强部落重生之绝世废少元力的星空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