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楼 > 大仙官

第五百四十九章 血案

大仙官 | 作者:暗黑茄子 | 更新时间:2019-08-14 08:52: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驭鬼邪后赤龙武神九域剑帝武逆焚天医路风云斗破之无上之境立地封神超级锋暴太古龙象诀
  镰青的人头就这么悬在那边,表情惊恐,死不瞑目。

  任谁突然看到这一幕,也会震惊,楚弦也不例外,不过楚弦毕竟是见多识广,而且他以前做过推官,凶杀之案,见过太多,震惊之后,立刻是仔细观察和思索。

  为什么镰青会死?

  谁杀了他?

  人头怎么会漂浮在空中?

  诸如这些问题有十几个,但唯一能解答的,是这人头为何会悬在空中,楚弦靠近仔细观察,可以看到在水潭上,有一个蛛网。

  蛛丝细小,近乎透明,白天可能还能看到一二,到了晚上,哪怕是五感敏锐,不靠近怕也看不到。

  也就是说,镰青的人头就挂在这个蛛网上。

  近距离下,可以看到蛛网上也沾染了一些血迹,看上去更加恐怖血腥。

  镰青的表情狰狞惊恐,带着浓浓的不甘,再看,他头顶被某种锐利之器刺穿,吸干了脑髓。

  楚弦感应了一下,根本没有镰青的魂魄气息存在。

  现在的情况就有些复杂了,镰青偷偷留下纸条,约自己在这绿柳潭见面,但自己来了发现对方已经离奇身亡,脑袋还挂在一个蛛网上,应该也已经被灭了魂。

  在书院之内杀人,是书院第一大忌,同样,命案无论在哪儿,都是头等大事。

  楚弦没有考虑太多,诸如他为何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这里,会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楚弦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

  先仔细探查现场,然后施展一门火灵爆术,如同放了一个巨大的烟花,引来了书院的人。

  天元书院被震动了。

  因为有书院的规矩压着,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过命案了,自然从上到下都是十分重视,更何况,死的还是一位圣朝官员。

  楚弦被暂时控制了起来,无论楚弦怎么说,面前那几个内院执法队的学生都是不为所动,甚至是面带怀疑的盯着楚弦。

  作为命案现场第一个发现者,对方也有理由怀疑自己,这个楚弦早就想到了,所以也不急。

  内院的先生也赶来好几个,最后,天色泛亮的时候,欧阳先生来了。

  “你可真是能惹事。”来了头一句,欧阳先生就冲着楚弦说道。

  周围几个内院执法队的学生当下是一愣,这欧阳先生说话的方式,可不像是对一般学生,倒像是和老相识说话一样。

  说起来,楚弦和欧阳先生也算是‘老相识’了,对于这位副院长,修为达到飞羽仙的高手,楚弦已经是摸清楚了对方的脾气和性格,所以是无奈一笑:“欧阳先生,我发现命案之后就第一时间通报书院,算是立了功,你怎么还能怪我?”

  “你还说?你深更半夜,一个人偷偷摸摸跑去绿柳潭,做什么?这本身就让人怀疑,内院执法队他们最怀疑的人就是你,觉得你是贼喊捉贼。”欧阳先生训斥道。

  旁边几个执法队学生一脸古怪,怎么感觉什么地方不对。

  楚弦一脸无奈,点头道:“人家也没做错,这种怀疑合情合理,不过凡事都要讲究证据。”

  欧阳先生见楚弦如此淡定从容,先是一愣,随后想起什么,开口道:“哦,倒是忘了,你楚弦可是人称圣朝第一神探,以前刑部提刑司的总推官,别人想要诬陷你都难啊。”

  说完,现场一下子陷入寂静当中。

  这边有好几个内院执法队的学生,此刻都是目瞪口呆,旁边一个不明所以的内院先生,也是瞪着眼,看着楚弦。

  他们之前还真不知道这人就是那位文人表率,人称第一神探的楚弦,没想到是这个人发现的命案现场。

  众人觉得震惊的同时,也是心中暗道,欧阳先生这偏向的也太明显了,这不就是故意说出来,让他们听到的么。

  只不过在弄清楚楚弦的身份之后,就算是几个内院执法队的学生,态度也不得不发生变化,一来楚弦的名号太大,就算是在天元书院,一个文人表率,创作出诸多传世之作的人物,也值得他们尊敬。

  还有,人家还是第一神探,而刚好,现在内院就发生了这一宗骇人听闻的命案,说不定,要弄清楚这件事的真相,还得仰仗这位。

  所以,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

  至于怀疑,还是有,但就目前来看,是这楚弦的可能性就不大了,人家既然是第一神探,不可能会在犯下案子之后,还傻乎乎的留在这里通报其他人。

  这时候,欧阳先生打发其他人出去,屋子里只留下楚弦和一位内院先生。

  那位内院先生十分古板,一本正经,表情严肃,一看就是那种不喜言谈严厉的人。

  “徐晏,你是内院专管执法的先生,这件事非同小可,咱们书院不知多少年没发生过这种事了,所以无论是谁做出的事情,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严惩凶徒。”欧阳先生这时候露出了少有的怒气和严肃。

  那叫做徐晏的先生点头:“欧阳先生,此事我必然要查个水落石出,敢在书院闹事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他,有结果了,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徐晏表露出的是绝对的自信。

  这位是道仙级别的仙人,所以有这种自信也是正常。

  欧阳先生摆手:“内院的事情,我不想掺和了,内院有八大主仙主持,有什么事找他们就行,另外,楚弦他的情况你应该知道,这件事他能帮得上你。”

  “他?”徐晏扭头看了一眼那边的楚弦,露出一些不屑之色:“书院的事情,他可能还帮不上忙,而且他身上的嫌疑还没有尽除。”

  欧阳先生一笑,冲着楚弦招手:“来,楚弦,这件事你已经掺和进来,就不可能那么容易全身而退,眼下你身上嫌疑没有尽除,你就得想法子自证啊,如何自证,你自己想法子吧,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可以来找我,我也得去一趟京州,将情况和圣朝首辅阁那些小子说一下,毕竟,死的是圣朝官员,这不是小事啊。”

  说完,欧阳先生转身而去。

  楚弦是听明白了。

  欧阳先生这一次来,是有其目的的,主要是在给自己‘放权’,那徐晏不让自己参与,欧阳先生就以‘自证’的方式,让自己参与进去。

  这么一来,楚弦是为了自证,到哪儿都可以说得过去。

  只不过楚弦觉得没有必要吧?虽说自己善于查案断凶,但书院里也有能人异士,就像是眼前这位徐晏先生,一看就是擅长查案的高手,这种事情交给他们那是正常,愣是让自己参与进来就有些奇怪了。

  这种事楚弦想问,但欧阳先生已经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这边楚弦在思考,那边徐晏已经走过来扫了楚弦一眼:“楚弦,既然欧阳先生让你参与,那你也可以查一查,但记住,不要阻碍我们,另外,你依旧有嫌疑,我会安排一名执法队的学生一直跟着你。”

  说完,迈步走了出去,显然是没将楚弦放在眼里。

  楚弦一点都不在意,从他发现镰青的脑袋到现在,可以说是有太多的疑惑和未解之谜,诸如镰青是被谁杀的,为什么杀他?而且为什么要将脑袋挂在蛛网上?还有那蛛网是什么来路,因为楚弦没发现这附近有蜘蛛,更何况,那蛛丝可不简单,一般蜘蛛也织不出这种蛛网。

  不过相对于这些复杂的未解之谜,楚弦目前觉得有两件事一定要务必先搞清楚,也可以说是重点。

  一件是和自己有关系,镰青为什么要留下纸条约自己来这里?

  还有一件事,关系到查清楚案情,那就是这里只见到镰青的脑袋,他的身子不见了。

  楚弦之前找过,后来执法队的人来了也找过,同样没有找到,镰青的身体就如同失踪了一般,根本无迹可寻。

  但有件事可以确定,这脑袋,就是镰青本人无疑,而且已经确定,镰青死了,不光是死了,还是魂飞魄散,死的很惨。

  内院发生诡异命案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毕竟这种事可是捂不住。

  徐晏派了一个执法队的学生跟着楚弦,实际上就是监视,这个学生和徐晏一样的无趣,仿佛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笑,总是板着脸,一本正经,少言寡语,当然人家有装酷的本钱,乃是内院天阶五品的学生,修为已达法身境第五阶段法身破茧。

  说白了,人家是真正的法身境,距离道仙也只差了一步。

  但这一步,可能比他过往所有的境界加起来都要难以迈出,都要困难,这也是修行的规律,越往后,越难。

  学舍里的学生都是和楚弦一样的地阶九品和八品,见到天阶五品的执法队成员,那就和老鼠见了猫一样,有多远躲多远。

  很快楚弦就发现,这个人跟在自己身边居然也是一件好事,自己现在出门,那也是有排场的,其他人见了都是绕道,不敢靠近,学舍里,居然是专门给自己腾出了一个屋子,剩下的四十九个学生,那是硬生生挤到了一个学舍里,睡都睡不开。

  但他们就是挤死,也不敢跑来这里。
大仙官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l.com/daxiang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吞噬开始我家后门通洪荒最毒纨绔科技之门我有无数传承万古最强部落重生之绝世废少元力的星空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