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楼 > 蹉跎惘少

第七百七十三章:完结篇:洞房花烛夜未归

蹉跎惘少 | 作者:三秋堂 | 更新时间:2019-07-12 09:57: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贴身狂兵神武战王元力的星空大宋超级学霸绝世武魂快穿有毒:攻略BOSS千百遍兵王归来兵临都市护女神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蹉跎惘少

  经过双方家长几次协商,肖尧的婚期定在明年元旦节。按道理,只有几个月就要结婚了,肖尧应该高兴才是,可他自从得知确切的婚期,就心神不定。

  他在工地和家庭的忙碌之中,抽出时间多方打听,终于从一个发小的嘴里,知道了王佳佳的所在。同时得到的,还有王佳佳的另一重大消息。

  “她结婚了?好,真好!她怎么不声不响的就结婚了?”

  肖尧咬牙切齿念叨着,可把告诉他消息的发小给吓坏了。乘着他不注意,胆小的发小,吓得一溜烟的跑了。

  其实,肖尧父母和大奶奶,都知道王佳佳在五月十六号结婚的事,但出于各种缘故,他们都没对肖尧说罢了。

  确定王佳佳已经结婚,肖尧那颗不定的心反而安定下来。

  没过多久,姐夫告诉肖尧,小赵竟然不辞而别。肖尧去追问老同学,可曾大头也搞不清状况,只把责任怪在他那天太冲动,做出那么不是人的举动,曾大头认定是他把小赵吓跑了。

  肖尧心里既有鬼又有愧,他确定是自己这段时间太忙,加上心情不好冷落了她,只得找姐姐打听她家在哪。

  可姐姐一句:我也不知道她住哪,就把肖尧打发了。

  这短时间,肖尧独自去了一次思路中学,就是没去找张晓雅和周薇爱。他过了思路河,在黄莉家和她父亲任教的学校,以及百重中学,都转了一圈,可他没有打听丝毫有关黄莉的消息。

  该走的不该走的都走了,该嫁的不该嫁的也都嫁了,该来的总归会来。

  日月如梭,夏秋转换,西北风一吹,冬天随之到来,肖尧的婚期也快到了。

  就在肖尧结婚前半个月,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找到了王佳佳上班的地方。看着她隆起的腹部,肖尧告诉她,自己要结婚了。王佳佳没有惊讶,只是违心地说了句:祝你幸福!

  许久不见的两人,没有久别重逢的惊喜,没有深深爱恋的话语,两人面部表情都很冷淡。一切的情和爱,都在心底深埋。

  她已为人妇,他将成人夫。世事无常,再伟大的爱情,往往也会为世俗,也为命运让路。

  肖尧对自己的婚礼,几乎没有过问。他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卖了一套当时比较时尚的法式组合家具。

  婚礼就在城里举办。肖尧的新房,就是肖母在铆焊门市部的村庄,租了一间平房,随便布置一下,作为肖尧的婚房。

  肖尧只把自己的婚期,告诉了王佳佳一人,其他人一概没有通知。肖母也觉得儿子的婚礼过于简单,肖尧不通知任何人,也正合了她的心意。

  后来,肖母也只是通知了肖尧的爷爷奶奶和叔叔、大姑以及几个舅舅家,等于是让这些老长辈,来给肖尧做个见证。

  婚礼当天,肖三叔一大早从厂里借了一大一小两部车,到农村把提前回家的古云翠和送亲的人接来,简易的婚礼如期举行。

  令肖尧没想到的是,元旦那天,不但王佳佳来了,她还通知了吴靓媛,一起过来参加肖尧的婚礼。她俩共同送给肖尧一块花鸟贺扁,上有四字“玉兰呈祥”。(她俩本名各含一字)

  那天,肖尧的男同学也来了两人,一个是五洋中学当兵归来的王思洋,一个是考上武警学校的,古云翠姐夫的堂弟汪爱武。

  简单的拜堂仪式过后,两个男同学吃过午饭就走了,只有王佳佳和吴靓媛留下来吃晚饭。

  肖尧在这村里新认识的几个朋友,晚饭后吵着要闹洞房。可肖尧要送大着肚子的王佳佳回家,他们只好耐着性子等候。

  王佳佳不愿耽搁肖尧的佳期,坚决不让他送。

  可她已经有了六、七个月的身孕,那时也没有什么出租车,肖尧哪敢让她独自回家?她家还远在穿城而过的北门远郊,这天寒地冻的,万一出啥差错,肖尧可担待不起。

  这一路,肖尧骑车送她,两人很少说话。肖尧却能感觉到,王佳佳抱着他腰的双手,不时的在颤抖,在用力。

  把王佳佳安全送到家,肖尧回来时已经快到晚上十点,可他一进门,就发现别人都等不及走了,只有吴靓媛和伴娘,还陪伴在古云翠的身侧。

  “肖尧,你先你歇会再送小吴回去吧。她要一个人走,我没让。”

  由于吴靓媛经常给肖尧爷爷奶奶上门打吊针,古云翠和她已经很熟悉了。肖尧每每骑车接送吴靓媛,亦属很平凡的事。肖尧也没多耽搁,他喝了一杯热茶后,就带着吴靓媛上路。

  此时已是半夜,虽然没有刮风,但寒冷异常。吴靓媛往肖尧车后一坐,就把双手插进肖尧的衣服里面取暖。她这动作对肖尧来说,再正常不过。可没多久,肖尧就听到了身后轻微的哭泣声。

  “你怎么了?”

  “不要你管。”

  肖尧好心询问,得到的是吴靓媛气愤的回怼。对于她无缘无故的生气,肖尧也领教了不少,他也学会了应对方法,那就是不再多话。

  “你好狠心,结婚都不告诉我。”

  肖尧愣了下,是啊,自己没告诉她,她怎么来的?他和吴靓媛一起出去玩了多少次,她从没提及过王佳佳,她俩今天怎么一起来了?难道是……。肖尧心里有疑问,但没问,坚守沉默是金。

  “不要骑了,我要下来走走。”

  吴靓媛的住处,离肖尧结婚的地方,不过十几分钟的骑程,肖尧刚弯过主路,拐上去往医院的老环城路,吴靓媛就不坐车了。这段路,有他俩经常玩乐,留下了很多回忆。

  肖尧停下车推行,吴靓媛挽着肖尧左臂,仍然带着间断的抽泣。寒冬的夜晚,这条本就僻静的环城路上,没有一个行人。昏暗的路灯,把树影洒在不宽的道路两边。

  “肖尧,我不想回去,你陪陪我好吗?”

  灯光下,吴靓媛那微红的双眼,看的肖尧很心疼。

  “我怕你冷,早点回去不好吗?”

  “身上再冷,也比心冷好。”

  又是一次好心被怼回,吴靓媛说话时,还轻微的推搡了肖尧一把。肖尧领会了她的意思,把自行车停在路边,和她一起走下环城路的河埂,两人来到环城公园水边的座椅上坐下。

  肖尧真的累了,虽说是简易的婚礼,但他也应酬了一整天。刚刚才送走远道的王佳佳,又来连夜送她,有这么个座椅,歇歇正好。

  “肖尧,抱抱我。”

  一声呢喃,在肖尧耳边响起。可肖尧不敢,谁知还没等他回绝,吴靓媛拿起他的双手,环在她的腰间。

  “和你在认识这么多年,你一次都没抱过我。”

  肖尧木讷的不忍抽回双手。他想想也是,自己喜欢玩她的大辫子,但抱她,是他从来就没敢想过的事。长他一辈老同学的嘱托,不是他敢逾越的鸿沟。

  而此时,肖尧却不能放手,吴靓媛作为一个女孩的主动要求,瞬间撕裂了他尘封已久的少年爱恋。他和她俩一起读小学时,他曾经幻想过,长大了,要把王佳佳和她俩都娶了做老婆。

  可今天是他的婚礼,却是一个都没娶成。两位美丽的俏佳人,一个个从他身边滑过,最后还是他一个一个在洞房花烛夜送走。

  “对不起,我有过承诺。你对我的好,这辈子只能辜负你了。”

  肖尧把脸埋在吴靓媛那长长的秀发里,闻着她的发香,心底冒起一阵悔意。可他明白,正所谓悔之晚矣。

  肖尧的话,更加激起吴靓媛的悲伤,她半躺在长椅上,小脑袋使劲往肖尧怀里钻,用尽全身的力气,仿佛要钻进肖尧那宽大的胸膛。

  “你用自己的承诺,毁了我的一片心,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要结婚了,你不告诉我,连爷爷奶奶也不告诉我,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吗?我的心,你难到一点都不懂吗?”

  吴靓媛一边抽泣,一边诉说。肖尧无话可答,只能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用双臂把她紧紧裹在怀里。他感觉自己的心,快被她说碎了。

  远处树梢传来不知啥鸟的一声低鸣,肖尧脑海里莫名其妙的的想到了“寒号鸟”,难道自己也是一只可伶的寒号鸟吗?

  “肖尧,抱紧我,吻我。”

  肖尧的一愣神,吴靓媛立即察觉到他手臂无力,说完后,她闭上了泪水还在涌出的秀目,仰起布满泪花而又俊俏的小脸,期待着、等待着,那是她最后的、也是仅有的勇气。

  肖尧愣了好几秒,面对她这么个要求,他不得不犹豫。可也就仅仅几秒,他的嘴唇,覆盖在吴靓媛那冰凉的娇唇上。咸涩的泪水,在他俩唇间互换,被他俩共同品尝。

  他俩忘记了冬夜的寒冷,忘记了这是肖尧的洞房之夜。忘情的肖尧吻遍了她的脸,包括她的眼睛和发际的泪水,都被他一一吻干。

  有了肖尧温情的爱抚,吴靓媛的心境安慰了许多。良久之后,肖尧仍然感觉到她的小手冰凉,就提出送她回去。可吴靓媛却毫不讲理的说道:

  “我就不回去,我就要霸占你的新婚之夜,我就要你陪我一起度过你的洞房花烛夜。你要是急着回去,我就在这坐一夜,冻死我算了。”

  “那你把手伸到我衣服最里面,我给你捂捂。”

  吴靓媛连续几个“我就”,肖尧拿她没有一点办法,只好抓起她的小手,贴着自己的肚皮塞进去。吴靓媛也不挣扎,肖尧的体温,瞬间从她的小手传遍全身,她的娇躯,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她呼吸加重,浑身很舒服,很暖和。肚皮降温了,她就换个地方。无意间,她得手触碰到肖尧胸口的小点点。吴靓媛一阵娇羞难耐,可她没有移开,反而用指头欺负起他的小点点。

  “不许这样,我难受。”

  肖尧喝止,可他没有把吴靓媛的小手拽出。吴靓媛根本不搭理他,继续玩自己游戏。肖尧气得再次把她紧紧抱住,发泄似的拥吻起来。但肖尧始终没敢再度瓒越,保留着那最后一点人伦的底线。

  直到远处雄鸡高唱,东方泛起了鱼肚白,这对不该在一起的少年男女,才依依不舍的惜别。冬天的凌晨,是那么的寒风彻骨;离别的内心,是剧痛的刮骨疗毒。

  有多么深的爱,就有多么深的疼。这种疼,不是单一的,是两颗相爱相连的心的撕裂。

  相爱也要分手,道德总有底线。爱与被爱,也受时空和社会关系羁绊,爱是自私的,但不是毫无约束的。

  这场婚礼,结束了肖尧惘懂的少年时代。许多人许多事,因为没有说再见,所以再也不见。

  少年时光,是每个人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少年时代,承载着太多难以忘怀的悲喜往事。正所谓:

  快乐事,荒唐事,事事在心,

  初恋爱,懵懂爱,爱爱在情。

  人间的路,没有尽头;世上的事,难以预料。

  莫道君,爱在世上无人知,当珍惜,人生终有真爱至。

  结束语:

  读者诸君,各位辛勤码字的同仁大大,感谢你们不离不弃,一路陪伴拙作走到今天。荣誉榜上,留有各位大大相伴秋堂前行的每一步足迹,请恕秋堂不再一一写名,小老儿在此深度鞠躬,略表谢意!

  《蹉跎惘少》至此已经完稿。肖尧的少年时代,也随着他的结婚而结束。至于肖尧后半生的路,秋堂将在另一部书中一一道来。

  本书能坚持五百七十多天连更不断,秋堂在此深深致谢给我莫大帮助的闻香可人,没有她的帮助、支持与鼓励,《蹉跎惘少》走不到今天,也许早就夭折了。

  三秋堂还有一个必须感谢之人,那就是本书的女主之一王佳佳,感谢她无私的提供内心独白,帮助回味几十年前的场景,才使《蹉跎惘少》有了许多真实的精彩。秋堂在此献丑一诗:

  王室帷幔浸佳人,

  祥云袅袅端丽心。

  兰花献君玉留香,

  爱在心间淡浮萍。

  《蹉跎惘少》是秋堂的第一部作品,秋堂深知有许多不足之处,即便完稿,也敬请各位大大在评读之余,不吝赐教,秋堂定会改正。
蹉跎惘少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l.com/cuotuowangs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吞噬开始我家后门通洪荒最毒纨绔科技之门我有无数传承万古最强部落重生之绝世废少元力的星空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