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楼 > 从姑获鸟开始

第十九章 为什么开枪?

从姑获鸟开始 | 作者:活儿该 | 更新时间:2019-06-13 02:36: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花的贴身高手我的微信连三界武逆武逆焚天乡村有个妖孽小仙农众神降临封少的掌上娇妻九天帝主驭鬼邪后万古神帝
  李阎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他是听到放枪和嘶吼的声音,才一步步摸过来的,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看见风沙下的轰鸣一枪,把这头恐怖怪物的头颅轰下一小半。

  开始,李阎以为这是哪只拥有狙击枪的活尸,结合一路所见,这并非没可能,可随之而来的第二声剧烈枪响,让李阎知道自己错了。

  第二声轰鸣,在簇拥的活尸队伍当中,干净利索地射爆了活尸头领的脑袋,让所有剩余的活尸陷入了短暂的疯狂。

  无论是基因崩溃的生化怪物,还是腰系手榴弹,手端冲锋枪的丑陋活尸,显然都不懂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只是把所有的伤亡,都算在了对方的头上。

  李阎这才想起,这狙击手应该是那个缠着绷带的老头子,自己穿过地下洞穴,误入了他的清剿范围。

  让李阎为难地说,如果说自己误入了猎人的捕猎场,那他现在很难保证对方不把自己当成猎物。甚至不敢保证,对方是不是已经发现自己了。

  在那把“野牦牛的新王”面前,李阎躲避的废弃公交和纸糊的没有区别,罡斗和坚冰也没什么防御作用。

  哪怕只是胳膊大腿挨上一枪,也是几乎必死的伤势,李阎只能把上次得来的“舜炼丸”才能保住性命,如果正中要害,那自己连吃药的时间也未必有,立马就要横死当场。

  前后三枪,李阎已经瞄到了老头子的位置,他在一栋三层小楼的楼顶,趴在一人来高的卫星锅的下面,像是水泥丛林当中不起眼的黑点。

  走,未必能安然离开,摸上去?更是可能引起激烈反应的愚蠢行为,李阎只是静静地看着,如果那只阴森可怖的大枪真的对准自己,那李阎只能尝试用“隐飞”来躲避,事情真发展到这个地步,李阎就有灭口的心了。

  最终,活尸队伍被基因崩溃的生化巨怪消灭了大半,也是在这个时候,粗暴悠长的枪声骤然加快了节奏。

  砰!

  一名活尸软软倒地。

  当啷~

  弹壳落地,这老头子抿着嘴,四周散落着花生壳和针管,堆成一小堆。

  他手边的子弹包里有黄,红,白色的子弹匣,此刻枪口对准丧尸,他换上的是黄色的弹匣。

  砰!

  子弹无情地撕裂铁皮和水泥,无论残余的活尸躲到哪里,都免不了血溅当场。

  不多时,焦黑的楼架子前头,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怪物。

  趴在楼顶的老头子徐徐吐了一口气,咔吧一声把嘴里的花生咬碎,从包里摸起一颗红色的子弹,塞进枪里毫不拖泥带水地扣动扳机。

  李阎耳边传来一声炸响,他瞳孔里反射出通红的火光,那只怪物的头颅被浓烈的火焰和黑烟团团裹住,最终轰然倒塌在地,时不时抽搐一下,眼看不活了。

  李阎待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只依靠一块捡来的的碎镜片反射,来观察老头所在的楼顶。

  有意思的事发生了,这个手持大狙的凶悍老头,也没有任何动作,一丝不苟地趴在水泥上,一动不动好似泥塑木雕。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怪物尸首上的火焰依旧肆意的舞动,相距超过一千米的两人,一个怔怔瞅着镜片,一个把眼窝紧贴瞄准镜片,都没有离开或者率先流露敌意的意思。

  李阎无奈地呼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和这老头子比拼耐性,何况,自己这位置距离刚才的战场太近,除了火药的硝烟味,活尸血液上那种往天灵盖上顶的腥臭,李阎实在是受不了了。

  他背靠废弃公交,从衣服里拽出自己改装的无线电来。拿手硬生生把壳掰开,露出里头的密密麻麻的电路板。

  紧跟着把插头芯线接上插孔,另一端接电容,掐断电位器的铜丝,连上电容和电位器,断音频信号,屏蔽层接电池负极,最后扣上开关,李阎对着无线电咳嗽了一声。

  这声音飘出去老远,即使趴在楼顶的老头,也听得清清楚楚。

  “咳咳~宋左对吧。”

  “你的特殊专精:魔动科技(50%)生效!”

  “在拥有足够零件的前提下,你可以改造任意的电子产品,枪械,乃至大型工业机械,但是效果未知,有可能报废。”

  【简易扩音器】:利用魔动科技手法拙劣的扩音器,

  备注:什么?高中生就会弄?别逗了,国内百分之八十的学生高中就没进过物理实验室,这叫魔动科技,嗯,魔动科技。

  李阎的声音传开。

  “我叫李阎,和你一样,受雇于狂卓玛。”

  “我没有恶意,闯进你的清剿区域纯属意外,也我想干预你的委托任务,并保证马上离开,前提是,你得先从那个楼顶下来,我不可能自己暴露在你的枪口下面,只要你下楼,我保证消失。”

  李阎觉得自己的态度还算不错,表达得也很清晰,可没想到,迎接李阎地是一声剧烈的枪声!

  李阎的脸色当即就难看下来。

  这是明晃晃地打我脸?

  没等他恼羞成怒,连串地杂乱地手枪声传了过来,再看镜片里,已经没了宋左的影子,只有满地的花生壳和针管。

  “有情况?”

  李阎一个翻身冲出掩体,楼顶已经没人了,有杂乱的枪声从那个方向传来。

  李阎没有过多犹豫,紧靠林立的荒楼,几个纵跃间奔着那栋小楼去了。

  ……

  即便李阎是在荒楼之间阴影的穿梭,心里留了几分可能会被宋左阴一手的心眼,没有直愣愣地往楼顶方向去,可也就半分钟不到,李阎就来到了这栋楼前。

  说来也巧,李阎的脚步刚停,二楼的玻璃就轰然破碎,缠着带血绷带的宋左老头一后背撞出玻璃窗户,手枪对着大楼里面疯狂射击,跌落地面后一个翻滚起身,正和李阎打一个对脸。

  两人四目相对,满身狼狈的宋左惊得毫毛倒立,一拉旁边铁丝网上野蛮生长的藤蔓,带起多半人高的土来,自则一个后跳,肩膀擦着土皮往胡同里滑去,手臂高抬,毫不犹豫地对准尘土里李阎扣动扳机。

  砰~砰~

  老头反应极快,后跳拔枪射击更是堪称神速,可惜李阎就站在他眼前几米,这个距离,就是再来几个宋左,碰上李阎,只怕也是插翅难逃。

  李阎眼皮都没眨,身子直条条一晃,眨眼间就撞在了宋左眼前,一脚踢在在宋左的肚子软肉上。

  宋左脸上绽出道道青筋,一口没忍住,苦水都吐了出来。

  李阎这时候可没有敬老的心,抬脚尖踢飞宋左手里冒着青烟的手枪,一把攥住老头的脖领子往墙上一扔,撞得宋左眼前发黑。

  宋左一把扯住旁边的窗沿,好半天才喘上一口气来。

  李阎把宋左堵近死胡同,嘴里恶声恶气:“为什么开枪?”

  其实李阎心里明白,这老头应该是遭了暗算,冲自己开枪也是误会。但这种情况下,自己说什么,都不如这句“为什么开枪”能表明立场。

  就这个功夫,一把恰希克军刀突出大楼窗沿,拿刀的身影一手拉住早就露出铜丝的电线,从窗户上一跃而下。他身子摆荡,手里刀刃奔着李阎后脖颈砍了过来,烂了一半的苍白面孔透出肃杀和残酷。

  整个过程悄无声息,却又迅猛如电。

  宋左瞳孔一缩:“你后面!”

  李阎听到风声,却连回头的欲望也欠奉,手腕往后一招,虎头大枪凭空抖出,虎头吞刃高抬,三米余的白金大枪充满了视觉压迫感。

  那扯着电线飞下来的活尸手里的刀离李阎还远,可枪尖已经扎到胸口,只听噗嗤一声,这人猿泰山一样登场的军刀活尸就被扎了一个对穿。

  “心灵传动者?”

  宋左心里一惊。

  李阎反手抖擞枪身,眼睛还是盯着宋左,语气不善:“问你话呢,为什么开枪?”

  不料宋左反倒轻松下来,他从兜里抓出一颗花生米,破了口子的额头鲜血直流:“朋友,你先回头看看嘛。”

  李阎眼神往后一瞥,至少几十把军刀雪亮,个个身穿庄肃的卡其色军装,皮肤雪白,眼窝发黑,脸上有零星的溃烂。正从楼上破开的窗户眺望着自己和宋左。
从姑获鸟开始最新章节http://www.xinshul.com/congguhuoniaokai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吞噬开始我家后门通洪荒最毒纨绔科技之门我有无数传承万古最强部落重生之绝世废少元力的星空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